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只是不小心发现她是卧底而已(强取豪夺)

章节目录 86.两年六个月第十五天 ρǒ18Cκ.Cǒⅿ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因特拉肯。

    木制小屋坐落在雪山脚下,矗立在一片新绿的草坪上。红色的瓦片覆盖着斜面屋顶,别墅独享着临湖的一片美景。

    大门上雕刻着精美的花瓣图案,门边的两盏古铜灯因监测到人靠近而亮起。

    傅赫青摁响了门铃。

    屋内传来骚动,门把手连着颤抖了两下,第三次的时候才打开。

    傅赫青推开门,故作惊讶:“哇!好厉害啊Cur。”

    门前的大狼狗摇着毛茸茸的尾巴,吐着舌头欢悦地冲他吼叫,口水流在了胸前黑长的毛发上,甚至抬起前面的两个爪子,想要趴在他的身上。泍呅唯❶璉載䒽址:ρò⒅в𝓉.©òм

    一百多斤重的体格,加上一身黑亮的长皮毛、锐利的尖牙,活脱脱像个野兽。蜜黄色的瞳孔中仍然保留着不太成熟的稚气和好奇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好了。”

    傅赫青被它扑了个满怀,往后退了两步,用力拍了拍它那宽阔而有力的背。

    得到抚摸的狗立刻安静下来,晃着屁股去找在客厅里的主人去了,尾巴上长长的毛发在空中摇摆着弧度。

    傅赫青关上门,换下鞋子后,拿着东西走进去,它已经温顺地躺在主人的脚边。

    黑色的背毛上,有只骨骼分明的大掌在抚摸着它,黑色长毛在白皙的手指起伏,横在手背上的那条疤痕有些扎眼,狗的尾巴在身后摩擦着地板不停摇动。

    “老大,有新消息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仰躺在摇椅,右手摸着狗,左手把玩着手中巴掌大的粉色毛球,懒洋洋地晃动着椅子,穿着灰色的睡袍,似乎是刚睡醒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傅赫青从公文包里抽出一封信递给他。

    “四方斋的人在夏威夷跟交易的线人联络时,发现了邮筒里的这封信,据八歧门的算法测出,这封信上的字迹是属于谭孙巡的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立刻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他抽走那封信,坐直了身体,摇椅没有节奏地晃动着,脚边的狗似乎感知到他的情绪也站了起来,围着他不停打转。

    将贺卡从信封中抽出来后,逄经赋看到了那句话。

    「不然养条狗吧,养我这只舔狗」

    “确定?”

    “确定!”

    这两年来,傅赫青在满世界各地跑着扩大军火团队的时候,也不忘为逄经赋寻找田烟的下落。

    重新组织的二十个门派下各有各的任务,查询联络地址、相符的名字相貌声音、通往坪城养老院的电话信息,任何蛛丝马迹他们全都监察着,也包括跟田烟一起失踪的谭孙巡和齐胜吏。

    “信上的地址查了没!”

    “正在查,我们派去新西兰的人今天就能抵达,应该在晚上就会给您答复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捏皱了信纸,他看着信封上的地址,呼吸都屏住了,密集的血丝充斥在眼球中,渐红的眼眶在他一贯清冷的表情上显得醒目凶戾。

    “汪!汪!汪!”

    狗敏锐地感知到他的情绪,开始冲着他大叫,打乱他的思绪。

    逄经赋将手中的玩具毛球往院子里用力丢去,它两眼兴奋放光,指甲在木地板上打滑发出刺耳的响声,摇着尾巴飞扑进了院子宽敞的草坪上。

    逄经赋重新仰躺回去,将手臂搭在了额头,欣喜过后又陷入进了极度抑郁失落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次应该不会出错,我们找了她两年了,再怎么说也应该有点线索。”

    “两年六个月第十五天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沙哑,颓废地眯着眼望向落地窗外的少女峰,山顶被薄薄的雪覆盖,犹如被糖霜撒过,后院的草地再远一些就是湖泊,湖面映照着山峦的倒影,静谧而宁静。

    从田烟离开后,逄经赋患了躁郁症,经过强制调理,定居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窗外的美景不仅没能让他治愈,反而病情逐渐加重,每每逄经赋想着,若是能和田烟生活在这里,整个人就会陷入无法自拔的幻想状态。

    草地上正在打滚的黑色大型长毛犬,是当初在国内田烟捡到的流浪狗。

    傅赫青将它带出国后,又在当地的学校里训练了八个月,才勉强成为一只精神抚慰犬,用来帮助逄经赋稳定病情。

    但由于训练的时间太短,性格还没能彻底稳定下来,不过仅仅是这样,它的作用也不小了。

    Cur在草地上打滚了一圈,又咬着毛球朝着逄经赋飞奔过来。

    它脑袋凑在他的颈窝处,用力往里拱,逄经赋回过神,拍了拍它后颈厚实的毛发。

    “你去忙吧,我在这里等电话,有情况第一时间通知我。”

    他抓着扶手坐起身,朝它伸出手掌,Cur把湿粘的毛球吐进了他的掌心里,弓着身子后退两步,两眼放光等着他扔出去。

    逄经赋挥舞起手臂,毛球抛出一道完美的弧形,接着又是指甲在地板上用力打滑的声音。

    傅赫青点头。

    “您保重,岩轰会在本地留守,您随时都可以唤他来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随意挥了两下手,又接住了那颗粘满口水的粉色毛球。

    两年前,逄经赋就打算出国后退居幕后,本想与田烟安稳地生活下去,去完成她口中退休后的愿望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变故打乱了他的计划,独留他一个人守在这旖旎风光里自甘堕落。

    逄经赋这两年来从不敢想的就只有一件事:万一再也找不到田烟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傅赫青刚上车,就听见房子里传来激烈的狗叫声。

    他犹豫了一会儿,最终还是忍着没下去查看。

    晚上八点,抵达新西兰的人传来消息。

    没有找到田烟。

    就在逄经赋即将要陷入崩溃宕机的状态,对面的人再次说道:“可以确认的是,她就住在这里,房子里全部都是符合她字迹的笔记和书本,我们会沿着这条线索查下去。”

    八点半,逄经赋收到了一份文件。

    一个名叫Ella  Williams的详细资料,包括家庭住址,年龄,学业近况。

    显然,这是田烟的另一个身份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