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只是不小心发现她是卧底而已(强取豪夺)

章节目录 92.讨好(二更~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夜里。

    逄经赋倚在开放式厨房的吧台前,从橱柜中拿了一瓶陈年威士忌。

    他拿起旁边的酒杯,将酒倒入,橙红色的液体在杯中翻滚,呈现出深沉的色泽。杯子提起,晃动着让酒液在杯中旋转,里面冰球碰撞着杯壁,发出清脆的响声。

    在他脚边趴着Cur,半眯着眼似乎是困了,正要把眼皮合上,便被逄经赋的电话震动声吵醒,它敏锐地抬头,竖起两只耳朵歪头看他。

    逄经赋抿了一口微苦的酒液,滑动着屏幕接下电话。

    另一头传来泠泠清寂的声音:“把监控关了。”

    背景音还能听到女人的哽咽声。

    逄经赋晃着冰块:“没兴趣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撤监控。”范寺卿询问。

    “再等等,时间还没到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已经找到人了吗。”

    “找到了,还没拿捏住。”

    “我教给你一个最简单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出声打断他:“那是最后的手段。况且你的办法也不怎么高明,不信你试试把门打开,看她会不会蹿出去。”

    范寺卿笑声冷厉。

    “既然我都把人关这了,我又凭什么把门打开。”

    “总会有意外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要将一切都做得万无一失,即便是放出去的笼中鸟,也会乖乖飞回到主人身边。

    如今的范寺卿在逄经赋面前装都懒得装一下:“挂了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率先一步摁下挂断键。

    Cur围着他的脚边打转,伸长舌头,流着哈喇子兴奋地喘气,似乎是对他手里的东西感到好奇。

    逄经赋拿着酒杯往客厅的软沙发走去,他穿着灰色睡袍,两条带子没系,衣襟敞开,只穿了一条黑色四角内裤。

    腹部肌肉紧实,凹凸的纹路清晰可见,长而有力的双腿,肌肉线条流畅而硬朗,并不是那种过分的肌肉感,一种与生俱来的力量和美感。胯间拢着一团鼓物,即便是疲软的状态形状也依旧可观。

    叛逆的性张力在自身周围呈现出生人勿进的距离感。他浑身上下都写满了纵欲过后的舒爽。

    逄经赋仰靠在沙发,双腿敞开,彰显着占领主权的意味,对这个空间具有绝对掌控权。

    Cur将下巴搭在他的大腿上,眼巴巴地看着他手里的酒。

    逄经赋抿了一口,眯着眼看它,凌厉的视线升起一股痞子般的煞气。

    “想喝?”

    Cur的喘息声比刚才更大了,拱着鼻子就要凑上去闻。

    逄经赋将杯子拿远,手臂支在沙发靠背,指着卧室说:“去把她的心俘获,老子也算没白喂你。”

    白天,逄经赋带着Cur出门遛弯。

    回来的时候,田烟正在厨房里做饭,炒菜的浓烟味很大,房子里充斥着焦香刺鼻的烟味。

    逄经赋将上锁的门窗全部打开,田烟咳嗽着,手臂掩住鼻唇,关了火。

    “在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从逄经赋的声音中能听出他的不愉快,田烟用胳膊挡在面前,心虚地垂下视线。

    “我想做饭,对不起,我油不小心放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桌上不是给你留的有饭吗!”

    “我想给你做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让逄经赋下一步地训斥哽咽在喉。他以为她故意这么做,目的是让他打开门窗,然后好找个机会逃跑。

    “想讨好我?”

    逄经赋面不改色地戳穿她,田烟诚实地点头。

    “出去。”

    田烟往外走,低着头的模样灰溜溜,手中抓皱了身上的衬衫。

    走进客厅的时候,发现Cur站在玄关一动不动,聚精会神地看着她,然后抬起爪子,扒到鞋柜上方,将一盒湿纸巾叼了下来,吐在地上。

    逄经赋将田烟做的饭端上了餐桌。

    见到Cur摇着尾巴兴奋地跑来,他眉头猛地一皱。

    “我给它擦过脚了。”田烟说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它自己把东西叼下来的,它好聪明啊。”田烟弯腰揉着它的脑袋,被她抚摸的大家伙一脸高兴地摇尾巴,要伸出舌头去舔她的脸,田烟及时把头躲开,笑声清脆悦耳。

    逄经赋不动声色眯起了眼。

    “吃吧,你自己做的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将叉子扔在盘子里。

    “你不吃吗。”

    他双手插兜,冷笑:“万一你下毒了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田烟抿着嘴巴,上前拿着叉子果断将一块肉放进嘴里,用力咀嚼着紧嫩可口的椒盐煎肉吃给他看,表情一脸坚定。

    一旁的Cur大叫起来,她有些不明所以,嘴里含着东西,话一时没办法说出口。

    直到逄经赋说:“你吃的是给它买的肉。”

    田烟拿着叉子的手僵在空中。

    “我随便从冰箱里拿的,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那盘煎肉最终是她自己一个人吃完了,没能讨好到逄经赋,田烟又不知道该用什么办法取悦他。

    逄经赋坐在客厅的摇椅上看书,面朝落地窗,Cur在外面的草坪上玩耍,远处湖泊雪山美景映照,一人一狗,宁静温馨。

    但在卧室里的田烟内心却是焦急如焚。

    她的朋友都在逄经赋的掌控下生死不明,而他们的下场,也只是他一句话的事。

    逄经赋翻页的动作停止。

    他的视线里,看到田烟光着双腿走出来,只穿了一件他的衬衫,下摆勉强盖住腿根,稍有弯腰的动作,下面的春光就会泄出。

    田烟来到他的面前,岔开双腿,逄经赋能隐约看到粉嫩的阴阜,肥沃的阴唇因她的动作微微扯开,田烟跨坐在了他的腿上。

    摇椅晃动,田烟揽住他的脖子,将整个人都贴在他的怀里,逄经赋把夹在两人中间的书拿走,扔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我能亲亲你吗。”她柔声细语地询问。

    逄经赋感到喉咙发紧。

    见他没出声,田烟便吻上他的脸颊,盖住颧骨上那颗偏下的泪痣,柔软的双唇给了他一个亲密紧实的亲吻,接着脑袋一点点往下挪动着。

    从他的唇角、下巴、喉结、锁骨,甚至大胆地动手扒开他的睡袍衣领,去亲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黏人得像是一张膏药,软唇所到之处,皆留下她的湿吻,逄经赋身体内的每个细胞都在叫唤着亢奋,勃起的硬物卡在她没穿裤子的裆部,硬邦邦地顶着她。

    田烟像是被顶得不舒服了,扭动着身体,然后从他身上爬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跪在他的面前,小手解开他睡袍缠绕着的绳带,把脸凑上前,专心致志地盯着即将释放出来的那根性物,紧抿双唇,一脸认真。

    在衣服即将解开的时候,逄经赋抓住她的手指。

    田烟眼里满是急切的渴望,可怜地仰望着他:“逄先生,我饿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,饿了就要含住你的东西吗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额头紧绷的青筋在跳动。

    田烟所做的一切,逄经赋都知道她是为了什么,可矛盾就在于,他想看田烟无条件地服从,愿意为了他做任何事,却不想看见她是为了别人而卖力讨好他。

    但如果不这样威胁她,逄经赋又怎么可能让田烟成为只忠于他的家猫。她诱惑清纯外表下冷漠绝情的一面,让逄经赋恨之入骨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